村树,青枝绿叶里的村庄史

[复制链接]
894 2
51245231g8b9a7ead46e5&690.jpg
张村有一棵古槐,大约有160多年的树龄,已被郑重地选入了《威海市古树名木》之中。数任村官中都因为村庄的改造、建设,而有人动过伐树的念头。一提,村民们无敢哗然者。因为理由是充分的,难道真能让一棵树挡住了村庄的发展吗?树,毕竟是一棵哑木啊,再怎么说也不过是一棵树啊?但是,这种不反对却是一种面对着巨大的无奈的发出的“病痛”的反映:老少爷们真的是自那日起就真像得了重病一般地长吁短叹、神情黯然。这种黯然神伤是只有在怀念一个人的时候才有的。这种情绪像乌云一样压着村庄,别说是盖新房子建新楼,你就是将他们请到金銮宝殿,也无法让他们释怀。
只能绕开它,只能让它与村庄共存。
而事实上,在“最危险的时候”,它确实和村庄共存过。1938年,当侵华日军初进威海的时候;不久的一天中午,两个年轻的八路军武工队员,偷袭了一次日伪军在张村的岗楼!像捅了马蜂窝一样,岗楼里的日伪军立刻展开了追捕。在万分紧急的时刻,两个队员逃进了村中一家居民的院子里。日伪军马上包围了村庄。很快,全村的男
女老少全都被押在了村口那棵古槐下面。
那是个冬季,寒风凛冽,抽打着阴冷的土地。日军雪亮的刺刀,在阳光下闪着刺眼的白光,机关枪的枪口,从一个锃亮的圆圈里,向外冒出一股幽深的阴凉;一匹伸着火红长舌的狼狗,冲着人群发出死亡气息的急喘。静默。全场陷人了僵硬、冰冷又幽暗无底的静默。
唯有古槐,在风中发出一阵阵树枝咔嚓咔嚓断裂的响声。冬季,树叶落光,树枝显得很脆。“大槐树啊大槐树,到了这个份上,你可有办法么?”人们只有在心中祷告这时唯一在场的神明……古槐仿佛是在呼应着人们恐惧、紧张而又无助的神经.一一发出
了一阵更加清脆的咔嚓之声,好像又有枝条被风从树十旁边撕扯下来,而树却挺立如故。
日伪军军官,提着手枪,把头仰向了树冠,瞅了两眼。像疯狗面
对着石头那样,最终做不出任何反应来。
而这时候人群中的老村长董树亭,却好像从这哗哗啦啦的响声中受到了舍车保帅的启发一一他迈步从人群中向翻译官走来:“请,请,请你跟我来,我有事儿跟你说!”
老村长煞有介事地把翻译官领到了村中自己的家中。“什么事?”翻译官问。“别慌,别慌,你等着。”老村长在房檐底下的一块石板下面,掏呀掏呀地掏出了一包大头洋。他将这包大头洋送到了翻译官手里:“拿着,拿着,长官,全村人的性命都在你手里了!”
受了贿的翻译官,回到了大槐树下,花言巧语地一番摆乎,给全村老少解了围,日伪军牵着大狼狗沿着张村南河套,溯流追了过去。老村长顿时像一堵頽恒断壁似地瘫坐在了大槐树下,寒风中汗水却将衣衫湿透。他半天才爬起来,面朝着古槐连磕了三个响头:“古槐呀古槐呀,长寿通神的古槐呀……”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精彩评论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