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凹而居巘的艾山庙

[复制链接]
2655 3
艾山庙不仅在现里口山景区一带,在整个环翠区境内,在方圆百里之内,都赫赫有名。
它因为几个奇特而著称于卫城西南。
08f790529822720ec991b8c070cb0a46f21faba9.jpg

(一)位置之奇

乘山势之凹,而居斯山之巘。这是断续出现于明朝的一篇《修建艾山庙碑记》中的话。碑文的记述栩栩如生又楚楚动人;我前些年曾经通过黄家皂村南的高丽山、火云顶而到过一次艾山,事过将近10年,那山势庙痕残留在脑际中的感觉,正和碑文中之所记处处相符,一吻合。而描摹之功,尤其加深了我对艾山的印象:

“爱山去卫二十五里,西南之胜概也。厥石岈崦,厥路嵌崎,厥草木畅茂,厥形势旁凸而中凹。山前山后,居民远甚,为风朝雨夕往来必由之路。故凡游客乘屐升高望远,则心旷神怡;行游出途,戴月披星,则魂摇胆落。时为乐土,时为畏途,识者鳃鳃计之。”
图片4.png
爱山(艾山)离开卫城25里,是卫城西南一带的名胜景致啊!那里的山石是嵯峨而高峻的;那里的山路是高耸及弯曲的;那里的草木舒展茂盛;(这里好像有一点夸张;或者当时的描写与后来的情况不符。现代以来,艾山基本上是一座童山,草木不甚茂盛。)那里的地形是两旁山丘凸现,与两山之间有一个较为下凹的地带。不论是山前或是山后,居民离这儿都比较遥远,而这儿是人们在晨风吹拂的早晨和倾雨飘落的黄昏,来往于山前山后的必经之路。(羊亭和张村,分属于里口山的山前与山后,中间被东高西低的里口山脉所阻挡,而艾山庙正处于这两地最短的连线上。羊亭自古就是威海卫西部的一个重要集镇,山后张村一带的村民要赶羊亭集,一般都会抄艾山这条道行走。而羊亭以西的人到张村,到威海,也同样要走这条山路。所以,这儿自古就是一条繁忙的交通要道。而直到20世纪80年代,这条山路上依然行人不断。这样大约一算,实在是一条跨越古今五六百年的故道!) 所以大凡前来旅游的客人,足蹬木屐,登高远望,会盛感心旷神怡,而长途跋涉,披星戴月,经此而过的人,到此又会生出许多恐惧和胆怯来。于是这里,有时是人们脚下的乐土,有时也成为人们心中的畏途,懂得它的人都小心谨慎地算计着什么时候走向它,经过它和走入它……
而这条路,决定了这座庙。这座庙日后就成了这条路上的一个符号,成了这条路响亮的名字。

(二)动因之奇

碑文在识者鳃鳃计之之后,记录了一个神话般的造庙动因。碑文接下来写道:恰恰赶在僧真明来游历之际,为了这里的胜概,为了这里的升高望远,他实在不忍离开这个地方。这时真明心中仿佛有种想法在萦回。他就是觉得必在此地有所作为,必在此地下一点气力。不然就辜负了这眼前的景色和这天设的玄机。而做些什么?怎么来做?他却不知道。他真想把自己的想法谈出来,但是不能,思想的一时停滞,阻塞了他语言的通道……想的有些困了,他就把山地上的野草摊了摊,躺下睡了起来。而刚一睡着,便梦见东岳大圣(泰山碧霞元君)飘飘然自天而降,她指点着满山星罗棋布的山峰勾画着房院的布局,明白地指示他在此地建一座庙宇。所以看起来真明和尚在艾山留居下来,是因为这里的山光美景,而实际上那是神圣在交通要道上予以接应啊!
这事情以我们今天的眼光来看,事实上真明的假寐乃是一种思考的延续。躺下休息时,他仍在思索在艾山这地方到底干点什么合适?而神忽来通那不过是灵感突显的形式而已。
笔锋又一转,梦觉之际,言犹在迩耳,真明于是就殚精竭虑地筹划起来,又约了好善之朱泰、王忱、胡惠、丛让、姜安等等,一起费心劳神,带领着很多善人捐俸修庙。结果,得我卫世胄诸君子洎林下缙绅,捐俸输囊,群孤攒腋于斯山之山巘

(三)修隧道之奇

修庙,却并不按部就班地奠基建房,而是先开掘隧道再论其他,这恐怕在全国各地的庙宇建筑中也是一奇!“启土开工,深八尺,广五尺,远五丈,迂回曲折,因势利导,然后石条砌其房,石梁压其面,前后两窍如门,连亘无痕,涧达无碍,这才一一建泰山行宫其上
这是为什么?这行宫下面的山涧,到底是行人涧,还是通风涧?两种说法具备,前种来自史籍记载:除了峰建艾山庙碑记以外,康熙本《威海卫志》中写得更加直接:“爱山在卫治西南二十五里,两峰交插,中开夹道,卫人石甃合之,上为平台下空洞,为山前山后远近往来必由之路。”然而这种说法也遭人质疑。后一种说法来自于民间,说是开隧道是为了不使庙宇遭受风损,不使庙宇于风侵之中倒塌毁损云云。很多学者和专业人士都不同意这种说法。庄士敦在其威海卫民俗研究著作《獅龙共存威海卫》的一条注释中说:我们不要嘲笑中国人在这方面的坦率,除非我们对约克塞特瑞顿地区的优秀民俗也保留了部分嘲讽,在这些地方通常认为雷雨天气里,应审慎地把房门打开,以便让进来的闪电出去。……
还有,这泰山娘娘庙竟是和尚来修道家庙,而道士又一度念起了儒家的经书和佛家的经书。
还有,艾山庙中那个武功高强,能飞檐走壁的神秘的反清道士于小辫……
甚至,这遥远的乡愁还扩散到了国外。我在《威海卫记忆》立家的寻踪艾山庙中,有一节《英国人与艾山庙的不了情》,读到:英国人里斯希望立家先生能在查访中找到一位叫李成启的,在英国创立道教文化的19世纪的威海人,其在威海卫的家族史……
威海卫古老的庙宇,在威海卫曲折的历史背景下,在历史的扭结中,不知不觉竟与英国乃至欧洲许多国家在接受中国的道教文化时,连接到了一起。

mp45522379_1448927792752_21.jpeg
——文字来自《乡愁的温度》——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精彩评论3

xl张福祥  禁止访问  发表于 2018-8-10 13: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支持 反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